□本報記者鄧新建
  □本報通訊員李宇
  “船艇就位!”3月28日下午3點,記者隨黃埔海關麻涌碼頭的緝私艇到海上開展例行檢查。
  領隊的是海上緝私處副處長熊曉濱。他戴著一副變色眼鏡一臉嚴肅,把持著緝私艇的方向盤,卻不時用眼睛掃視過往船隻。“在茫茫大海如過江之鯽的船隻中發現並查獲走私船舶,無異於大海撈針。”熊曉濱說,“想要乾好緝私這個行當,得善於觀察、愛琢磨,全情投入。”
  細心觀察就能發現破綻
  記者發現,緝私艇總是在與貨船擦肩而過的時候故意放慢了速度。“你看這艘船,玻璃窗戶完好、窗明几淨,門口晾著衣服,裡頭的煤氣爐等生活必需品齊備,應該是一艘普通貨船。”熊曉濱根據經驗向記者分析,“但是,船上有沒有夾帶超量的商品,這就需要登船檢查了。”
  緝私艇民警準備登上一艘拋錨在海邊名為“金龍89”的貨船進行例行檢查。船未停穩,4名緝私民警就已經魚躍而上,兩人一組分別朝船頭與船尾小跑過去。這是一艘長約60米,載重500噸的貨船。“裝載量已達8成。”熊曉濱目測。
  在船尾的民警爬上二層的宿舍區查驗了艙單、船舶檢驗證書等,又巡視了生活區。“其實,他們能想到的地方,專業打擊走私的我們更想得到。像把數十部手機藏在沒有通電的冰箱等手法,只要細心觀察,還是很容易發現破綻的。”熊曉濱有些得意。
  隨後,記者跟著民警貓腰鑽進了負一層的機艙。機器的轟鳴聲中,一股熱浪撲面而來。“機艙比外面的溫度至少高十度。”楊慶鋒大聲比划著告訴記者,我們至少處於40度的高溫下。
  民警們用手電照了照紅油的儲量表,又敲敲船艙底部聽了聽回聲。“沒有異常。這船剛出來不久,紅油的儲備量還比較充裕。”揮汗如雨已經濕透前胸後背的楊慶鋒回到船面介紹。
  從萬千數據中找疑點
  “打擊專業走私團夥可就費些功夫了。”熊曉濱告訴記者,憑著工作中積累的查看等經驗,黃埔海關的海上緝私隊伍曾在國內首次查獲海底沉箱走私案。
  “如果在海上發現有形跡可疑的船隻,我們可以通知指揮中心,運用來往港澳小型船舶GPS監管系統查閱其行駛軌跡鎖定嫌疑對象。”熊曉濱告訴記者,海關緝私民警向科技要警力,近年來破獲了多起走私大案。
  “譬如有條每周運紅磚出口香港的船,按照常規空船應該直接到裝貨的袁家涌碼頭同卻捨近求遠繞道去了另外一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無關地方桶敫魴∈薄!斃芟醴治觶罷饈僑ジ墒裁茨�?很可疑!”
  於是,他將此船列為重點關註目標群。又一次該船空船前往無關地時,緝私民警馬上趕了過去。正從該船抽紅油到另外的小船上時,這條運磚船走私紅油被逮了個正著。據介紹,還有人故意屏蔽信號、切斷信號線等規避打擊,但這些船舶無一例外都被海關緝私警察掌握著動態。
  記者瞭解到,海上抓走私的戰機稍縱即逝,因此情報主導作用在海上緝私工作中非常重要。除了常規的情報來源外,黃埔海關緝私局的民警還註重從生活中尋找線索。有一次熊曉濱外出喝早茶的時候,聽到隔壁桌有三四個人在商談:“昨晚幹了一單,今晚還在虎門黑鬆林上貨。”
  “什麼貨非得在晚上交易呢?”熊曉濱心裡咯噔一下。雖然並不太確定線索是否有價值,但他還是召集民警天一黑就開始蹲守。
  當晚的苦沒有白受。凌晨5點,他們就在該處查獲了數千部走私手機。
  微信成移動指揮中心
  傍晚時分,緝私艇馱詬麽Φ諶卸鈾詰納程錇臚貳V卸映ぶ熗季擔砩顯諍1吲懿降氖焙蛞卜獎愎鄄旌C婀拇弧�
  王慶祚說:“朱隊連在海邊大排檔吃飯也盯著面前這片海,東張西望!”
  “朱良軍有點不好意思:“這都成老毛病了,改不了啦!”
  記者發現,在這支年輕人較多的緝私隊伍里,微信儼然成了移動指揮中心。備勤民警在樓下鍛煉,通過微信群告知大伙;單位內部開會、輪休排班公佈在微信群;就連打擊走私的行動現場,也通過微信相互溝通進展。
  今年2月25日凌晨,黃埔海關在東莞沙角電廠附近水域查獲了一起1噸多的走私龍蝦、象拔蚌案件,記者在朱良軍的微信上看到了整個行動的動態。
  收到線報的民警開著緝私艇正在珠江口主航道向香港方向搜索,另一組民警則在可能上貨的地點埋伏待命。23時許,微信群顯示,搜索的民警已經掌握到可疑船隻。此時,正在遙控指揮的熊曉濱叮囑行動組:“大家別太緊張,按照預案行動即可。”
  隨後,微信顯示,民警相互溝通進展及距離嫌疑船隻的距離,直至驚慌失措的“騎師”無路可逃,最終被逼至河灘擱淺,束手就擒。
  “同事們的投入和破案後的滿足感,讓我難以割捨。”曾因待遇和辛苦有過離開念頭的“新兵”王慶祚如今卻成了堅定的緝私民警:“我想我愛上了這份職業。”
  (原標題:就愛“盯”著這片海琢磨過往船)
創作者介紹

ss77sspw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